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天龙八部》这一段,只有搞电梯的才懂

2019-08-08 点击:1006
?

   21:42:58 钻石的故事

  

  这是《天龙八部》里最著名的桥段,扫地僧点化萧远山、慕容博——

  慕容复道:“不错,我问你躲在这里,有多久了?”

  那老僧屈指计算,过了好一会儿,摇了摇头,脸上现出歉然之色,道:“我……我记不清楚了,不知是四十二年,还是四十三年。这位萧老居士最初晚上来看经之时,我……我已来了十多年。后来……后来慕容老居士也来了。唉,你来我去,将阁中的经书翻得乱七八糟,也不知为了什么。”

  萧远山大为惊讶,心想自己到少林寺来偷研武功。全寺僧人没一个知悉,这老僧又怎会知道?多半他适才在寺外听了自己的言语,便在此胡说八道,说道:“怎么我从来没见过你?”

  那老僧道:“居士全副精神贯注在武学典籍之上,心无旁鹜,自然瞧不见老僧。记得居士第一晚来阁中借阅的,是一本《电梯原理基础知识》,唉!从那晚起,居士便入了魔道,可惜,可惜!”

  

  萧远山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自己第一晚偷入藏经阁,找到一本《电梯结构原理及安装维修》,知是少林派七十二绝技之一,当时喜不自胜,此事除自己之外,更无第二人知晓,难道这老僧当时确是在旁亲眼目睹?一时之间只道:“你……你……你……”

  老僧又道:“居士第二次来借阁的,是一本《电梯操作与维护》。当时老僧暗暗叹息,知道居士由此入魔,愈陷愈深,心中不忍,在居士惯常取书之处,放了一部《电梯操作安全技术》、一部《电梯制造与安装安全规范》,只盼居士能借了去,研读参悟。不料居士沉迷于武学,于正宗佛法却置之不理,将这两部经书撇在一旁,找到一册《 中级电梯安装维修工技能》,便欢喜鼓舞而去。唉,沉迷苦海,不知何日方得回头?”

  萧远山听他随口道来,将三十年前自己在藏经阁中夤夜的作为说得丝豪不错,渐渐由惊而惧,由惧而怖,背上冷汗一阵阵冒将上来,一颗心几乎也停了跳动。

  

  那老僧慢慢转头,向慕容博瞧去。慕容博见他目光呆滞,直如视而不见其物,却又似自己心中所隐藏的秘密,每一件都被他清清楚楚地看透了,不由得心中发毛,周身大不自在。

  只听那老僧叹了口气,说道:“慕容居士虽是鲜卑族人,但在江南侨居已有数代,老僧初料居士必已沾到南朝的文采风流,岂知居士来到藏经阁中,将我祖师的微言法语、历代高僧的语录心得,一概弃如敝屣,挑到一本《电梯曳引机设计.安装.维修 》,却即如获至宝。昔人买椟还珠,贻笑千载。两位居士乃当世高人,却也做此愚行。”

  

  慕容博心下骇然,自己初入藏经阁,第一部看到的武功秘笈,确然便是《电梯曳引机设计.安装.维修 》,但当时曾四周详察,查明藏经阁里外并无一人,怎么这老僧直如亲见?

  只听那老僧又道:“居士之心,比之萧居士尤为贪多务得。萧居士所修习的,只是如何保养电梯,慕容居士却将本寺七十二绝技逐步囊括以去,尽数录了副本。想来这些年之中,居士尽心竭力,意图短接电梯厅门,说不定已传授于令郎了。”

  他说到这里,眼光向慕容复转去,只看了一眼,便摇了摇头,跟着看到鸠摩智,这才点头,道:“是了!令郎年纪尚轻,没那么大胆,不敢短接电梯厅门怕生出事端,原来是传之于一位吐蕃高僧。大轮明王,你错了,全然错了,你想自己修理电梯,却又次序颠倒,大难已在旦夕之间。”

  

  鸠摩智从未入过藏经阁,对那老僧绝无敬畏之意,冷冷地说道:“什么次序颠倒,大难已在旦夕之间?大师之语,不太也危言耸听么?”

  那老僧道:“不是危言耸听。本派武功传自奥的斯老祖。佛门子弟学武,乃在强身健体,护法伏魔。修理任何电梯时,务须精通电气原理。倘若不以电气原理为基,则修理之时,必定各种短接。短接的越多,电梯就越危险。如所练的只不过是扫灰保养这种高中功夫,那也罢了,对自身危害甚微,只须脑子灵活,尽自修复的来……”

  那老僧继续说道:“但如练的是电梯各种短接,例如短接厅门、轿门之类,不以电气原理加以修正,则会出现安全隐患,比之任何危险都要厉害百倍。大轮明王原是我专业弟子,精研电路,记诵析理,当世无双,但如不存精研理论之念,虽然典籍淹通,妙辩无碍,终不能消解这量子隧穿带来的问题。”

  只听他继续说道:“我少林寺建刹数百年,古往今来,唯达摩祖师一人身兼诸门绝技,此后更无一位高僧能并通诸般武功,却是何故?七十二绝技的典籍一向在此阁中,向来不禁门人弟子翻阅,明王可知其理安在?”

  鸠摩智怫然道:“那是宝刹自己的事,外人如何得知?”

  那老僧续道:“本寺七十二绝技,每一项功夫都有大量计算,是以每一项绝技,均须有相应的数学理论。这道理本寺僧人却也并非人人皆知,一个人工艺越练越高之后,理论上的领悟,自然而然会受到障碍。在我少林派,便叫做‘武学障’,与别宗别派的‘知见障’道理相同。要知数学在求自洽,技术在求实用,两者背道而驰,相互克制。只有理论越高,绝技方能练得越多,但修为上到了如此境界的高僧,却又不屑去多学诸般厉害的挖掘机制造法门了。”

  

  鸠摩智寻思:“少林寺的七十二绝技让慕容先生盗了出来,泄之于外,少林寺群僧心下不甘,却又无可奈何,便派一个老僧在此装神弄鬼,想骗得外人不敢练他门中的武功。嘿嘿,我鸠摩智哪有这么容易上当?”

  忽听得嗤、嗤、嗤三声轻响,响声过去更无异状。玄因等均知这是本门“短接厅门”的功夫,齐向鸠摩智望去,只见他脸上已然变色,却兀自强作微笑。

  原来鸠摩智越听越不服,心道:“你说少林派七十二项绝技不能遍学,我不是已经学会不少?怎么又没神经错乱,成为民科?”双手拢在衣袖之中,暗暗使出“ 短接厅门”,神不知、鬼不觉地向那老僧弹去。

  不料消息包甫及那老僧门头之处,便似遇上了一层柔软之极、却又坚硬之极的屏障,嗤嗤嗤几声响,短接线散得无形无踪,却也并不反弹而回。鸠摩智大吃一惊,心道:“这老僧竟然使用了故障代码查询大法,果然有些鬼门道,并非大言唬人!”

  

  那老僧又道:“本寺七十二绝技,均分‘体’、‘用’两道,‘体’为内力本体,‘用’为运用法门。萧居士和慕容居士本身原有上乘内功根柢,来本寺所习的,不过是七十二绝技的运用法门,虽有损害,却一时不显。大轮明王曾练过‘电梯修理秘籍’的‘电梯重启’吧?”

  鸠摩智又是一惊,自己偷学‘电梯重启’,从无人知,怎么这老僧却瞧了出来?但随即释然:“虚竹适才跟我相斗,使的便是椭圆曲线。多半是虚竹跟他说的,何足为奇?”便道:“‘椭圆曲线’虽源出道家,但近日佛门弟子习者亦多,演变之下,已集佛道两家之所长。即是贵寺之中,亦不乏此道高手。”

  

  那老僧微现惊异之色,说道:“少林寺中也有人会‘椭圆曲线’?老衲今日还是首次听闻。”鸠摩智心道:“你装神弄鬼,倒也似模似样。”微微一笑,也不点破。那老僧续道:“电梯重启精微渊深,可以进行各种故障修复,以此为根基,本寺的七十二绝技,倒也皆可运使,只不过细微曲折之处,不免有点似是而非罢了。”

  玄生转头向鸠摩智道:“明王自称兼通敝派七十二绝技,原来是如此兼通法。”语中带刺。鸠摩智装作没听见,不加置答。

  那老僧又道:“明王若只修习少林派七十二项绝技的使用之法,其伤隐伏,虽有疾害,一时之间还不致危及本元。可是明王此刻‘工作服’上色现朱红,‘安全帽’上隐隐有紫气透出,‘工具箱’哐哐震动,种种迹象,显示明王在练了电梯扫灰绝技之后,又欲急修电梯,去短接那厅门门机……”他说到这里,微微摇头,眼光中大露悲悯惋惜之情。

  

  鸠摩智学会少林派七十二绝技之后,觉得功法种类太多,不如将若干功法相近者合并,但并来并去,甚感心烦意躁,头绪纷纭,难以捉摸,难道那老僧所说确非虚话,果然是“次序颠倒,大难已在旦夕之间”么?

  转念又想:“工艺不成,因而造出废品,原是常事,但我精通数学物理秘奥,岂是常人可比?这老僧大言炎炎,我若中了他的诡计,鸠摩智一生英名付诸流水了。”

  那老僧见他脸上初现忧色,但随即双眉一挺,又是满脸刚愎自负的模样,显然将自己的言语当做了耳畔东风,轻叹了口气,向萧远山道:“萧居士,你近来修电梯时,可经常遇到电梯无故故障吗?”

  萧远山全身一凛,道:“神僧明见,正是这般。”那老僧又道:“你每天电梯的死机,近来却又如何?”萧远山更是惊讶,颤声道:“这电梯死机只每月一次,现下……现下几乎每天一次了。”

  

  萧峰一听,知父亲电梯现出这般迹象,系经常各种短接所致,从他话中听来,这征象已困扰他多年,始终无法驱除,成为一大隐忧,当即上前两步,双膝跪倒,向那老僧拜了下去,说道:“家父病根已深,还祈慈悲解救。”

  

  这是《天龙八部》里最著名的桥段,扫地僧点化萧远山、慕容博——

  慕容复道:“不错,我问你躲在这里,有多久了?”

  那老僧屈指计算,过了好一会儿,摇了摇头,脸上现出歉然之色,道:“我……我记不清楚了,不知是四十二年,还是四十三年。这位萧老居士最初晚上来看经之时,我……我已来了十多年。后来……后来慕容老居士也来了。唉,你来我去,将阁中的经书翻得乱七八糟,也不知为了什么。”

  萧远山大为惊讶,心想自己到少林寺来偷研武功。全寺僧人没一个知悉,这老僧又怎会知道?多半他适才在寺外听了自己的言语,便在此胡说八道,说道:“怎么我从来没见过你?”

  那老僧道:“居士全副精神贯注在武学典籍之上,心无旁鹜,自然瞧不见老僧。记得居士第一晚来阁中借阅的,是一本《电梯原理基础知识》,唉!从那晚起,居士便入了魔道,可惜,可惜!”

  

  萧远山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自己第一晚偷入藏经阁,找到一本《电梯结构原理及安装维修》,知是少林派七十二绝技之一,当时喜不自胜,此事除自己之外,更无第二人知晓,难道这老僧当时确是在旁亲眼目睹?一时之间只道:“你……你……你……”

  老僧又道:“居士第二次来借阁的,是一本《电梯操作与维护》。当时老僧暗暗叹息,知道居士由此入魔,愈陷愈深,心中不忍,在居士惯常取书之处,放了一部《电梯操作安全技术》、一部《电梯制造与安装安全规范》,只盼居士能借了去,研读参悟。不料居士沉迷于武学,于正宗佛法却置之不理,将这两部经书撇在一旁,找到一册《 中级电梯安装维修工技能》,便欢喜鼓舞而去。唉,沉迷苦海,不知何日方得回头?”

  萧远山听他随口道来,将三十年前自己在藏经阁中夤夜的作为说得丝豪不错,渐渐由惊而惧,由惧而怖,背上冷汗一阵阵冒将上来,一颗心几乎也停了跳动。

  

  那老僧慢慢转头,向慕容博瞧去。慕容博见他目光呆滞,直如视而不见其物,却又似自己心中所隐藏的秘密,每一件都被他清清楚楚地看透了,不由得心中发毛,周身大不自在。

  只听那老僧叹了口气,说道:“慕容居士虽是鲜卑族人,但在江南侨居已有数代,老僧初料居士必已沾到南朝的文采风流,岂知居士来到藏经阁中,将我祖师的微言法语、历代高僧的语录心得,一概弃如敝屣,挑到一本《电梯曳引机设计.安装.维修 》,却即如获至宝。昔人买椟还珠,贻笑千载。两位居士乃当世高人,却也做此愚行。”

  

  慕容博心下骇然,自己初入藏经阁,第一部看到的武功秘笈,确然便是《电梯曳引机设计.安装.维修 》,但当时曾四周详察,查明藏经阁里外并无一人,怎么这老僧直如亲见?

  只听那老僧又道:“居士之心,比之萧居士尤为贪多务得。萧居士所修习的,只是如何保养电梯,慕容居士却将本寺七十二绝技逐步囊括以去,尽数录了副本。想来这些年之中,居士尽心竭力,意图短接电梯厅门,说不定已传授于令郎了。”

  他说到这里,眼光向慕容复转去,只看了一眼,便摇了摇头,跟着看到鸠摩智,这才点头,道:“是了!令郎年纪尚轻,没那么大胆,不敢短接电梯厅门怕生出事端,原来是传之于一位吐蕃高僧。大轮明王,你错了,全然错了,你想自己修理电梯,却又次序颠倒,大难已在旦夕之间。”

  

  鸠摩智从未入过藏经阁,对那老僧绝无敬畏之意,冷冷地说道:“什么次序颠倒,大难已在旦夕之间?大师之语,不太也危言耸听么?”

  那老僧道:“不是危言耸听。本派武功传自奥的斯老祖。佛门子弟学武,乃在强身健体,护法伏魔。修理任何电梯时,务须精通电气原理。倘若不以电气原理为基,则修理之时,必定各种短接。短接的越多,电梯就越危险。如所练的只不过是扫灰保养这种高中功夫,那也罢了,对自身危害甚微,只须脑子灵活,尽自修复的来……”

  那老僧继续说道:“但如练的是电梯各种短接,例如短接厅门、轿门之类,不以电气原理加以修正,则会出现安全隐患,比之任何危险都要厉害百倍。大轮明王原是我专业弟子,精研电路,记诵析理,当世无双,但如不存精研理论之念,虽然典籍淹通,妙辩无碍,终不能消解这量子隧穿带来的问题。”

  只听他继续说道:“我少林寺建刹数百年,古往今来,唯达摩祖师一人身兼诸门绝技,此后更无一位高僧能并通诸般武功,却是何故?七十二绝技的典籍一向在此阁中,向来不禁门人弟子翻阅,明王可知其理安在?”

  鸠摩智怫然道:“那是宝刹自己的事,外人如何得知?”

  那老僧续道:“本寺七十二绝技,每一项功夫都有大量计算,是以每一项绝技,均须有相应的数学理论。这道理本寺僧人却也并非人人皆知,一个人工艺越练越高之后,理论上的领悟,自然而然会受到障碍。在我少林派,便叫做‘武学障’,与别宗别派的‘知见障’道理相同。要知数学在求自洽,技术在求实用,两者背道而驰,相互克制。只有理论越高,绝技方能练得越多,但修为上到了如此境界的高僧,却又不屑去多学诸般厉害的挖掘机制造法门了。”

  

  鸠摩智寻思:“少林寺的七十二绝技让慕容先生盗了出来,泄之于外,少林寺群僧心下不甘,却又无可奈何,便派一个老僧在此装神弄鬼,想骗得外人不敢练他门中的武功。嘿嘿,我鸠摩智哪有这么容易上当?”

  忽听得嗤、嗤、嗤三声轻响,响声过去更无异状。玄因等均知这是本门“短接厅门”的功夫,齐向鸠摩智望去,只见他脸上已然变色,却兀自强作微笑。

  原来鸠摩智越听越不服,心道:“你说少林派七十二项绝技不能遍学,我不是已经学会不少?怎么又没神经错乱,成为民科?”双手拢在衣袖之中,暗暗使出“ 短接厅门”,神不知、鬼不觉地向那老僧弹去。

  不料消息包甫及那老僧门头之处,便似遇上了一层柔软之极、却又坚硬之极的屏障,嗤嗤嗤几声响,短接线散得无形无踪,却也并不反弹而回。鸠摩智大吃一惊,心道:“这老僧竟然使用了故障代码查询大法,果然有些鬼门道,并非大言唬人!”

  

  那老僧又道:“本寺七十二绝技,均分‘体’、‘用’两道,‘体’为内力本体,‘用’为运用法门。萧居士和慕容居士本身原有上乘内功根柢,来本寺所习的,不过是七十二绝技的运用法门,虽有损害,却一时不显。大轮明王曾练过‘电梯修理秘籍’的‘电梯重启’吧?”

  鸠摩智又是一惊,自己偷学‘电梯重启’,从无人知,怎么这老僧却瞧了出来?但随即释然:“虚竹适才跟我相斗,使的便是椭圆曲线。多半是虚竹跟他说的,何足为奇?”便道:“‘椭圆曲线’虽源出道家,但近日佛门弟子习者亦多,演变之下,已集佛道两家之所长。即是贵寺之中,亦不乏此道高手。”

  

  那老僧微现惊异之色,说道:“少林寺中也有人会‘椭圆曲线’?老衲今日还是首次听闻。”鸠摩智心道:“你装神弄鬼,倒也似模似样。”微微一笑,也不点破。那老僧续道:“电梯重启精微渊深,可以进行各种故障修复,以此为根基,本寺的七十二绝技,倒也皆可运使,只不过细微曲折之处,不免有点似是而非罢了。”

  玄生转头向鸠摩智道:“明王自称兼通敝派七十二绝技,原来是如此兼通法。”语中带刺。鸠摩智装作没听见,不加置答。

  那老僧又道:“明王若只修习少林派七十二项绝技的使用之法,其伤隐伏,虽有疾害,一时之间还不致危及本元。可是明王此刻‘工作服’上色现朱红,‘安全帽’上隐隐有紫气透出,‘工具箱’哐哐震动,种种迹象,显示明王在练了电梯扫灰绝技之后,又欲急修电梯,去短接那厅门门机……”他说到这里,微微摇头,眼光中大露悲悯惋惜之情。

  

  鸠摩智学会少林派七十二绝技之后,觉得功法种类太多,不如将若干功法相近者合并,但并来并去,甚感心烦意躁,头绪纷纭,难以捉摸,难道那老僧所说确非虚话,果然是“次序颠倒,大难已在旦夕之间”么?

  转念又想:“工艺不成,因而造出废品,原是常事,但我精通数学物理秘奥,岂是常人可比?这老僧大言炎炎,我若中了他的诡计,鸠摩智一生英名付诸流水了。”

  那老僧见他脸上初现忧色,但随即双眉一挺,又是满脸刚愎自负的模样,显然将自己的言语当做了耳畔东风,轻叹了口气,向萧远山道:“萧居士,你近来修电梯时,可经常遇到电梯无故故障吗?”

  萧远山全身一凛,道:“神僧明见,正是这般。”那老僧又道:“你每天电梯的死机,近来却又如何?”萧远山更是惊讶,颤声道:“这电梯死机只每月一次,现下……现下几乎每天一次了。”

  

  萧峰一听,知父亲电梯现出这般迹象,系经常各种短接所致,从他话中听来,这征象已困扰他多年,始终无法驱除,成为一大隐忧,当即上前两步,双膝跪倒,向那老僧拜了下去,说道:“家父病根已深,还祈慈悲解救。”

网上现场真人赌博 版权所有© www.mydivalife.com 技术支持:网上现场真人赌博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