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灵魂错位2雨夜奇遇

2019-08-04 点击:1883


  早上出门的时候,天气挺好的,崔米琪中午就在老师家里吃了个饭,下午再练两小时琴。她下课出来时,便发现外面昏天暗地的,一场说来便来的暴雨即将到来。她抬头看看表,指针还不到五点半,这会儿她妈妈估计还在赶来的路上。她四处张望了一下,匆匆跑到对面的大街,躲到一家小超市里面。

  “喂,妈,你什么时候到呀?”

  “你,等等,我这边正堵着呢,晚点到。”

  “那你慢慢开,我在老师家对面的小超市等你,路上小心啊。”

  “行了,照顾好你自己,等着我。”

  崔米琪把手机放书包里,看看四周,也没找着可以坐的地方。超市里服务员的眼光在她身上扫来扫去的,看她的眼神简直像在看一只恶心的苍蝇。哼,这人也太现实了吧。外面都开始下雨了,进来躲躲雨怎么啦?瞧她那什么眼神啊,至于吗?我崔米琪又不是没钱买,我就买给你看。她心中一气,拉开书包的链子,找出钱包,狠狠一拉开。“哐当”一声,从钱包里面蹦跶出两个硬币。那两个硬币,就像跳水运动员似的,一个完美的跳跃,从钱包里掉到了地上,还在地上帅气地转了好几圈。

  崔米琪急急追上去,将那两个硬币捡起来放在掌心,死死地盯着它们。两个硬币,一个金黄色,一个银白色,一共加起来是一块五毛钱。她不相信自己身上只剩这么一点钱,不认命地将钱包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唉!找了半天,最后只见她双肩往下一拉,不甘心地走出小超市。

  丢脸死了,那服务员最后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坨屎,比刚才看苍蝇的眼神更加可恶。外面卷起一阵大风,将雨丝拍到她的脸上,让她冷不防地打了个激灵。这事怪谁呢?就怪她妈。为了防止她乱花钱,她身上除了一张公交车卡,就只剩那两个硬币 。她上学的时候,从来都不敢打开过钱包,生怕别人发现她的穷酸。要说她的条件嘛,不算差,比上不足,比下倒是有余。爸爸这几年的打拼总算是有点起色,妈妈工作稳定,虽然工资不高,但是该有的她都有,可她现在的一切,都是妈妈给的,她说了算,自己一点意见也不能有。这不,今天这人丢得够大了。

  她站在超市门口,雨水打湿了她的鞋子,雨水还顺着裤脚往下滴,就连头发也让雨花给沾湿。她用手拍拍头上的雨,再往街上望去,希望在匆匆而过的人流里找到妈妈的身影。

  下雨天,天空已经被乌云覆盖,平日里这个时候太阳还高高挂在天上呢,今天却到处暗如黑夜,路灯还没开,外面除了商铺里面的灯,就是过往车灯忽闪忽暗的。她心中有点着急,妈妈这个点还没有来,会不会在路上遇上什么事了?她忍不住又给妈妈打去一个电话,可是一直没人接听。她这么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无助。她身上没有带伞,也没有钱,连打个车都不行,突然感觉活着真没意思。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台电动车朝她开了过来。车上的人穿着雨衣,看不清楚长相,灯光昏暗,不过瞧着像妈妈的小电动。

  果然,小电动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车上的人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让她上车,而是将车开到超市的走廊下并脱雨衣下车。

  “妈,你怎么才来啊?你看,我都让雨给淋湿了。你怎么停这儿呢?咱们赶紧回家啊。”崔米琪没等妈妈走过来,便迎了上去。她委屈地扁扁嘴,眼神埋怨。

  “家那边的路口被雨水淹了,暂时回不去,先在这呆一会儿,等雨停。”

  “可是妈,我肚子饿啊!我这都等你半天了。”

  “崔米琪,你懂点事儿行吗?你以为我不想早点来啊?也不看看这什么鬼天气!”

  蒙丽莎一看崔米琪的态度就来气,这么大个人了,只会记着自己,也不替她想想。雨大路滑,她来的路上都差点摔倒,就为了不让她多等。她一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出什么事,接不了她。可是她呢,一上来就埋怨,还有理了?

  蒙丽莎话还没说完,漆黑的空中划过一道刺眼的闪电,紧跟着“轰隆隆”一阵热闹的雷声传了过来。那声音就像要将天空劈成两半似的,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

  “啊!吓死我了!咋这么大声的雷。妈,这真不能呆了。”

  “要走你走,反正我是要等雨停。这电动车要是开到半路起动不了,那我们怎么办?”

  “这,这怎么办啊?我真的饿。”崔米琪捧着肚子一个劲儿地喊饿。

  蒙丽莎从手袋里找出钱包,从里面夹出一张百元大钞,向她递过来。“去,买点吃的。”

  她欣喜地接过来,一手捏着,另一只手还在钞票上弹了几下。哗,有钱的感觉真是太捧了。看她不进去买买买,看那个服务员还敢不也瞧不起她。

  她蹦蹦跳跳地走到超市门口,用力推开那道门,抬头挺胸地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崔米琪手里抱着一袋东西走了过来。她炫耀般,冲蒙丽莎晃一下手中的东西,在袋子里拿出一袋薯片,撕开便吃。

  “妈,我跟你说,刚才我就想买点吃的,可是我身上除了一张公交车卡之外,只有两个硬币,加起来就一块五,买一瓶水的钱都不够。你是不知道,那服务员看我的眼神,简直太气人了。妈,这事都怪你。”

  “怪我?你倒说说看。”

  “肯定怪你啊,你说你要是多给我点零花钱,我还至于像今天这么丢人吗?”

  “那你说说现在都买了些什么?”

  “面包,牛奶,薯片,鸡腿,蛋糕……”

  “一共花了多少钱?”

  “九十八块。”

  “那你明白我为什么不给你钱了吗?一百块钱,你就给我花得干干净净,你说你一个月能花多少钱?”

  “妈,你怎么这样说呢?你看人家谢小清,她妈妈每天都往她钱包里塞钱,就怕她饿着,再看看你,抠得跟个什么似的。我发育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有你这样当妈的吗?”

  “你可别跟我提别人。我就问你,从刚才到现在,你有问过我饿了没?从刚才到现在,你就只顾着自己吃,连问我都不问一下,这是女儿该做的事吗?”

  “这,妈,这次是我不对。我这不是高兴坏了嘛。来,来,妈,吃块蛋糕,再喝一瓶牛奶。”

  蒙丽莎再往走廊里面走进去一点,靠近超市的墙,背贴在墙上,看也不看崔米琪的献殷勤。

  崔米琪巴巴地追了上去,脚下一急,将旁边一个饭碗踢个正着。“哐啷啷”一声响,一个银白色的饭碗在地上转了几圈,在超市灯光的照射下,泛着一阵古怪的光芒。

  原来刚才她们只顾着说话,没发现这墙角下,竟然躺着一个人。那个人身上穿着一套深黑色的衣服,衣服可能有些日子没换过,有些破,还有些味道传出来。那人因为饭碗被踢,本来是躺着的身子,一下子坐直了。他头发很长,得用双手拨开,才能看见对面的人。

  “小姑娘,这脾气得改改呀。”

  “大叔,对不起,对不起,打扰到你了。我不是有意的,真不好意思。”崔米琪一见那人的模样,心中发怵,连眼神都不敢往他身上瞄去,躲躲闪闪的,像一个做错事的三岁小孩。

  “这位大哥,不好意思,我女儿不懂事,你别见怪。”蒙丽莎抢过崔米琪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全给了那人,她连个抗议的机会都没有,双手伸了伸,又往回缩了去。

  给完东西还不算,蒙丽莎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钱,往那人饭碗里轻轻一放,低声说道:“大哥,这点小钱,你收着,再给自己买点好吃的。我们母女就不打扰你的清静了,雨一停我们就走。”

  “妈,你干什么呢?”崔米琪一看不乐意了。她妈妈对她小气得紧,对别人倒是大方,一出手就是一百块钱。“我要是你,一分钱也不给他。那袋子里的东西就值一百块呢,凭什么还要给他一百块钱?”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人家大雨天的睡大街容易吗?帮帮他又怎么了?我要是你,刚才那下可真是丢死人了。别说一百块不多,这钱能买到自尊吗?瞧你说的。”

  “妈,他一个乞丐能有什么自尊?”

  “别废话,是个人都有自尊。”

  母女俩还在为刚才的事争执着,外面的雨渐渐地越下越小了。那人美滋滋地打个袋子里的东西,拿起一瓶牛奶,还有一块面包,大口大口地吃着。他一边吃,还一边点头,嘴上啧啧不停,一副很美味的样子。饭碗里的那一百块钱已经不见踪影,地上只留那只空无一物的碗。

  蒙丽莎见雨小了,便走到电动车旁边,收起雨衣,将头盔戴上,而崔米琪却还在为她的零食愤愤不平。

  “妈妈有点意思,女儿就不太够意思了。”

  “大叔,你说什么呢?”

  “小姑娘,你有没有什么愿望,说来给我听听?搞不好,还能帮你实现呢。”

  “大叔,你别逗了,你能帮我实现什么愿望啊?就你这样,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就已经不错了。”

  “崔米琪,不想走啦?还不快点。”蒙丽莎在车上催着。

  “说说看!”

  “我啊,想让妈妈听听我心里的声音,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愿望。保重,大叔!拜拜!”

  崔米琪听到妈妈的叫声,连忙将书包背上,小跑着来到蒙丽莎的身边,接过她手里递过来的头盔一把戴上。等她回过头,发现墙角那里空空如也,刚才那位大叔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奇怪,那位大叔怎么不见了?走得还挺快的。”

  “你肚子饿,别人肚子就不饿了?”

  “也是,妈你刚才给他的钱,也够他吃上一顿好的啦。妈,没想到,你对别人那么大方,怎么没见你对我之么大方过。”

  “等你能控制好心中的欲望,不再乱花钱的时候,我可以考虑考虑。”

  蒙丽莎话一说完,手上一扭,发动车子慢慢地融入了黑夜。车子像流水一样,进入到车流当中去。

  “小姑娘,求仁得仁,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是时辰未到罢了。如你所愿,敬请期待吧。”

  崔米琪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听着像是刚才那位大叔的。怎么回事?难道是她饿过头,出现幻听了吗?她坐在车后面用力地晃了晃脑袋。

  “崔米琪,你干什么?晃什么晃,我车都开不稳了。”

  蒙丽莎一声大吼将她叫得回过神来。她看着四周迅速退在身后的街灯,也许刚才真的只是她出现幻听了吧。她坐稳身子,随着车子一路飞驰回到了家。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只不过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却让她接下来的日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彻底改变了两母女的生活。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人海中的沙子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4

  2019.08.01 23:30

  字数 3692

  早上出门的时候,天气挺好的,崔米琪中午就在老师家里吃了个饭,下午再练两小时琴。她下课出来时,便发现外面昏天暗地的,一场说来便来的暴雨即将到来。她抬头看看表,指针还不到五点半,这会儿她妈妈估计还在赶来的路上。她四处张望了一下,匆匆跑到对面的大街,躲到一家小超市里面。

  “喂,妈,你什么时候到呀?”

  “你,等等,我这边正堵着呢,晚点到。”

  “那你慢慢开,我在老师家对面的小超市等你,路上小心啊。”

  “行了,照顾好你自己,等着我。”

  崔米琪把手机放书包里,看看四周,也没找着可以坐的地方。超市里服务员的眼光在她身上扫来扫去的,看她的眼神简直像在看一只恶心的苍蝇。哼,这人也太现实了吧。外面都开始下雨了,进来躲躲雨怎么啦?瞧她那什么眼神啊,至于吗?我崔米琪又不是没钱买,我就买给你看。她心中一气,拉开书包的链子,找出钱包,狠狠一拉开。“哐当”一声,从钱包里面蹦跶出两个硬币。那两个硬币,就像跳水运动员似的,一个完美的跳跃,从钱包里掉到了地上,还在地上帅气地转了好几圈。

  崔米琪急急追上去,将那两个硬币捡起来放在掌心,死死地盯着它们。两个硬币,一个金黄色,一个银白色,一共加起来是一块五毛钱。她不相信自己身上只剩这么一点钱,不认命地将钱包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唉!找了半天,最后只见她双肩往下一拉,不甘心地走出小超市。

  丢脸死了,那服务员最后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坨屎,比刚才看苍蝇的眼神更加可恶。外面卷起一阵大风,将雨丝拍到她的脸上,让她冷不防地打了个激灵。这事怪谁呢?就怪她妈。为了防止她乱花钱,她身上除了一张公交车卡,就只剩那两个硬币 。她上学的时候,从来都不敢打开过钱包,生怕别人发现她的穷酸。要说她的条件嘛,不算差,比上不足,比下倒是有余。爸爸这几年的打拼总算是有点起色,妈妈工作稳定,虽然工资不高,但是该有的她都有,可她现在的一切,都是妈妈给的,她说了算,自己一点意见也不能有。这不,今天这人丢得够大了。

  她站在超市门口,雨水打湿了她的鞋子,雨水还顺着裤脚往下滴,就连头发也让雨花给沾湿。她用手拍拍头上的雨,再往街上望去,希望在匆匆而过的人流里找到妈妈的身影。

  下雨天,天空已经被乌云覆盖,平日里这个时候太阳还高高挂在天上呢,今天却到处暗如黑夜,路灯还没开,外面除了商铺里面的灯,就是过往车灯忽闪忽暗的。她心中有点着急,妈妈这个点还没有来,会不会在路上遇上什么事了?她忍不住又给妈妈打去一个电话,可是一直没人接听。她这么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无助。她身上没有带伞,也没有钱,连打个车都不行,突然感觉活着真没意思。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台电动车朝她开了过来。车上的人穿着雨衣,看不清楚长相,灯光昏暗,不过瞧着像妈妈的小电动。

  果然,小电动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车上的人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让她上车,而是将车开到超市的走廊下并脱雨衣下车。

  “妈,你怎么才来啊?你看,我都让雨给淋湿了。你怎么停这儿呢?咱们赶紧回家啊。”崔米琪没等妈妈走过来,便迎了上去。她委屈地扁扁嘴,眼神埋怨。

  “家那边的路口被雨水淹了,暂时回不去,先在这呆一会儿,等雨停。”

  “可是妈,我肚子饿啊!我这都等你半天了。”

  “崔米琪,你懂点事儿行吗?你以为我不想早点来啊?也不看看这什么鬼天气!”

  蒙丽莎一看崔米琪的态度就来气,这么大个人了,只会记着自己,也不替她想想。雨大路滑,她来的路上都差点摔倒,就为了不让她多等。她一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出什么事,接不了她。可是她呢,一上来就埋怨,还有理了?

  蒙丽莎话还没说完,漆黑的空中划过一道刺眼的闪电,紧跟着“轰隆隆”一阵热闹的雷声传了过来。那声音就像要将天空劈成两半似的,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

  “啊!吓死我了!咋这么大声的雷。妈,这真不能呆了。”

  “要走你走,反正我是要等雨停。这电动车要是开到半路起动不了,那我们怎么办?”

  “这,这怎么办啊?我真的饿。”崔米琪捧着肚子一个劲儿地喊饿。

  蒙丽莎从手袋里找出钱包,从里面夹出一张百元大钞,向她递过来。“去,买点吃的。”

  她欣喜地接过来,一手捏着,另一只手还在钞票上弹了几下。哗,有钱的感觉真是太捧了。看她不进去买买买,看那个服务员还敢不也瞧不起她。

  她蹦蹦跳跳地走到超市门口,用力推开那道门,抬头挺胸地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崔米琪手里抱着一袋东西走了过来。她炫耀般,冲蒙丽莎晃一下手中的东西,在袋子里拿出一袋薯片,撕开便吃。

  “妈,我跟你说,刚才我就想买点吃的,可是我身上除了一张公交车卡之外,只有两个硬币,加起来就一块五,买一瓶水的钱都不够。你是不知道,那服务员看我的眼神,简直太气人了。妈,这事都怪你。”

  “怪我?你倒说说看。”

  “肯定怪你啊,你说你要是多给我点零花钱,我还至于像今天这么丢人吗?”

  “那你说说现在都买了些什么?”

  “面包,牛奶,薯片,鸡腿,蛋糕……”

  “一共花了多少钱?”

  “九十八块。”

  “那你明白我为什么不给你钱了吗?一百块钱,你就给我花得干干净净,你说你一个月能花多少钱?”

  “妈,你怎么这样说呢?你看人家谢小清,她妈妈每天都往她钱包里塞钱,就怕她饿着,再看看你,抠得跟个什么似的。我发育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有你这样当妈的吗?”

  “你可别跟我提别人。我就问你,从刚才到现在,你有问过我饿了没?从刚才到现在,你就只顾着自己吃,连问我都不问一下,这是女儿该做的事吗?”

  “这,妈,这次是我不对。我这不是高兴坏了嘛。来,来,妈,吃块蛋糕,再喝一瓶牛奶。”

  蒙丽莎再往走廊里面走进去一点,靠近超市的墙,背贴在墙上,看也不看崔米琪的献殷勤。

  崔米琪巴巴地追了上去,脚下一急,将旁边一个饭碗踢个正着。“哐啷啷”一声响,一个银白色的饭碗在地上转了几圈,在超市灯光的照射下,泛着一阵古怪的光芒。

  原来刚才她们只顾着说话,没发现这墙角下,竟然躺着一个人。那个人身上穿着一套深黑色的衣服,衣服可能有些日子没换过,有些破,还有些味道传出来。那人因为饭碗被踢,本来是躺着的身子,一下子坐直了。他头发很长,得用双手拨开,才能看见对面的人。

  “小姑娘,这脾气得改改呀。”

  “大叔,对不起,对不起,打扰到你了。我不是有意的,真不好意思。”崔米琪一见那人的模样,心中发怵,连眼神都不敢往他身上瞄去,躲躲闪闪的,像一个做错事的三岁小孩。

  “这位大哥,不好意思,我女儿不懂事,你别见怪。”蒙丽莎抢过崔米琪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全给了那人,她连个抗议的机会都没有,双手伸了伸,又往回缩了去。

  给完东西还不算,蒙丽莎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钱,往那人饭碗里轻轻一放,低声说道:“大哥,这点小钱,你收着,再给自己买点好吃的。我们母女就不打扰你的清静了,雨一停我们就走。”

  “妈,你干什么呢?”崔米琪一看不乐意了。她妈妈对她小气得紧,对别人倒是大方,一出手就是一百块钱。“我要是你,一分钱也不给他。那袋子里的东西就值一百块呢,凭什么还要给他一百块钱?”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人家大雨天的睡大街容易吗?帮帮他又怎么了?我要是你,刚才那下可真是丢死人了。别说一百块不多,这钱能买到自尊吗?瞧你说的。”

  “妈,他一个乞丐能有什么自尊?”

  “别废话,是个人都有自尊。”

  母女俩还在为刚才的事争执着,外面的雨渐渐地越下越小了。那人美滋滋地打个袋子里的东西,拿起一瓶牛奶,还有一块面包,大口大口地吃着。他一边吃,还一边点头,嘴上啧啧不停,一副很美味的样子。饭碗里的那一百块钱已经不见踪影,地上只留那只空无一物的碗。

  蒙丽莎见雨小了,便走到电动车旁边,收起雨衣,将头盔戴上,而崔米琪却还在为她的零食愤愤不平。

  “妈妈有点意思,女儿就不太够意思了。”

  “大叔,你说什么呢?”

  “小姑娘,你有没有什么愿望,说来给我听听?搞不好,还能帮你实现呢。”

  “大叔,你别逗了,你能帮我实现什么愿望啊?就你这样,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就已经不错了。”

  “崔米琪,不想走啦?还不快点。”蒙丽莎在车上催着。

  “说说看!”

  “我啊,想让妈妈听听我心里的声音,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愿望。保重,大叔!拜拜!”

  崔米琪听到妈妈的叫声,连忙将书包背上,小跑着来到蒙丽莎的身边,接过她手里递过来的头盔一把戴上。等她回过头,发现墙角那里空空如也,刚才那位大叔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奇怪,那位大叔怎么不见了?走得还挺快的。”

  “你肚子饿,别人肚子就不饿了?”

  “也是,妈你刚才给他的钱,也够他吃上一顿好的啦。妈,没想到,你对别人那么大方,怎么没见你对我之么大方过。”

  “等你能控制好心中的欲望,不再乱花钱的时候,我可以考虑考虑。”

  蒙丽莎话一说完,手上一扭,发动车子慢慢地融入了黑夜。车子像流水一样,进入到车流当中去。

  “小姑娘,求仁得仁,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是时辰未到罢了。如你所愿,敬请期待吧。”

  崔米琪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听着像是刚才那位大叔的。怎么回事?难道是她饿过头,出现幻听了吗?她坐在车后面用力地晃了晃脑袋。

  “崔米琪,你干什么?晃什么晃,我车都开不稳了。”

  蒙丽莎一声大吼将她叫得回过神来。她看着四周迅速退在身后的街灯,也许刚才真的只是她出现幻听了吧。她坐稳身子,随着车子一路飞驰回到了家。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只不过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却让她接下来的日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彻底改变了两母女的生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早上出门的时候,天气挺好的,崔米琪中午就在老师家里吃了个饭,下午再练两小时琴。她下课出来时,便发现外面昏天暗地的,一场说来便来的暴雨即将到来。她抬头看看表,指针还不到五点半,这会儿她妈妈估计还在赶来的路上。她四处张望了一下,匆匆跑到对面的大街,躲到一家小超市里面。

  “喂,妈,你什么时候到呀?”

  “你,等等,我这边正堵着呢,晚点到。”

  “那你慢慢开,我在老师家对面的小超市等你,路上小心啊。”

  “行了,照顾好你自己,等着我。”

  崔米琪把手机放书包里,看看四周,也没找着可以坐的地方。超市里服务员的眼光在她身上扫来扫去的,看她的眼神简直像在看一只恶心的苍蝇。哼,这人也太现实了吧。外面都开始下雨了,进来躲躲雨怎么啦?瞧她那什么眼神啊,至于吗?我崔米琪又不是没钱买,我就买给你看。她心中一气,拉开书包的链子,找出钱包,狠狠一拉开。“哐当”一声,从钱包里面蹦跶出两个硬币。那两个硬币,就像跳水运动员似的,一个完美的跳跃,从钱包里掉到了地上,还在地上帅气地转了好几圈。

  崔米琪急急追上去,将那两个硬币捡起来放在掌心,死死地盯着它们。两个硬币,一个金黄色,一个银白色,一共加起来是一块五毛钱。她不相信自己身上只剩这么一点钱,不认命地将钱包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唉!找了半天,最后只见她双肩往下一拉,不甘心地走出小超市。

  丢脸死了,那服务员最后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坨屎,比刚才看苍蝇的眼神更加可恶。外面卷起一阵大风,将雨丝拍到她的脸上,让她冷不防地打了个激灵。这事怪谁呢?就怪她妈。为了防止她乱花钱,她身上除了一张公交车卡,就只剩那两个硬币 。她上学的时候,从来都不敢打开过钱包,生怕别人发现她的穷酸。要说她的条件嘛,不算差,比上不足,比下倒是有余。爸爸这几年的打拼总算是有点起色,妈妈工作稳定,虽然工资不高,但是该有的她都有,可她现在的一切,都是妈妈给的,她说了算,自己一点意见也不能有。这不,今天这人丢得够大了。

  她站在超市门口,雨水打湿了她的鞋子,雨水还顺着裤脚往下滴,就连头发也让雨花给沾湿。她用手拍拍头上的雨,再往街上望去,希望在匆匆而过的人流里找到妈妈的身影。

  下雨天,天空已经被乌云覆盖,平日里这个时候太阳还高高挂在天上呢,今天却到处暗如黑夜,路灯还没开,外面除了商铺里面的灯,就是过往车灯忽闪忽暗的。她心中有点着急,妈妈这个点还没有来,会不会在路上遇上什么事了?她忍不住又给妈妈打去一个电话,可是一直没人接听。她这么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无助。她身上没有带伞,也没有钱,连打个车都不行,突然感觉活着真没意思。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台电动车朝她开了过来。车上的人穿着雨衣,看不清楚长相,灯光昏暗,不过瞧着像妈妈的小电动。

  果然,小电动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车上的人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让她上车,而是将车开到超市的走廊下并脱雨衣下车。

  “妈,你怎么才来啊?你看,我都让雨给淋湿了。你怎么停这儿呢?咱们赶紧回家啊。”崔米琪没等妈妈走过来,便迎了上去。她委屈地扁扁嘴,眼神埋怨。

  “家那边的路口被雨水淹了,暂时回不去,先在这呆一会儿,等雨停。”

  “可是妈,我肚子饿啊!我这都等你半天了。”

  “崔米琪,你懂点事儿行吗?你以为我不想早点来啊?也不看看这什么鬼天气!”

  蒙丽莎一看崔米琪的态度就来气,这么大个人了,只会记着自己,也不替她想想。雨大路滑,她来的路上都差点摔倒,就为了不让她多等。她一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出什么事,接不了她。可是她呢,一上来就埋怨,还有理了?

  蒙丽莎话还没说完,漆黑的空中划过一道刺眼的闪电,紧跟着“轰隆隆”一阵热闹的雷声传了过来。那声音就像要将天空劈成两半似的,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

  “啊!吓死我了!咋这么大声的雷。妈,这真不能呆了。”

  “要走你走,反正我是要等雨停。这电动车要是开到半路起动不了,那我们怎么办?”

  “这,这怎么办啊?我真的饿。”崔米琪捧着肚子一个劲儿地喊饿。

  蒙丽莎从手袋里找出钱包,从里面夹出一张百元大钞,向她递过来。“去,买点吃的。”

  她欣喜地接过来,一手捏着,另一只手还在钞票上弹了几下。哗,有钱的感觉真是太捧了。看她不进去买买买,看那个服务员还敢不也瞧不起她。

  她蹦蹦跳跳地走到超市门口,用力推开那道门,抬头挺胸地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崔米琪手里抱着一袋东西走了过来。她炫耀般,冲蒙丽莎晃一下手中的东西,在袋子里拿出一袋薯片,撕开便吃。

  “妈,我跟你说,刚才我就想买点吃的,可是我身上除了一张公交车卡之外,只有两个硬币,加起来就一块五,买一瓶水的钱都不够。你是不知道,那服务员看我的眼神,简直太气人了。妈,这事都怪你。”

  “怪我?你倒说说看。”

  “肯定怪你啊,你说你要是多给我点零花钱,我还至于像今天这么丢人吗?”

  “那你说说现在都买了些什么?”

  “面包,牛奶,薯片,鸡腿,蛋糕……”

  “一共花了多少钱?”

  “九十八块。”

  “那你明白我为什么不给你钱了吗?一百块钱,你就给我花得干干净净,你说你一个月能花多少钱?”

  “妈,你怎么这样说呢?你看人家谢小清,她妈妈每天都往她钱包里塞钱,就怕她饿着,再看看你,抠得跟个什么似的。我发育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有你这样当妈的吗?”

  “你可别跟我提别人。我就问你,从刚才到现在,你有问过我饿了没?从刚才到现在,你就只顾着自己吃,连问我都不问一下,这是女儿该做的事吗?”

  “这,妈,这次是我不对。我这不是高兴坏了嘛。来,来,妈,吃块蛋糕,再喝一瓶牛奶。”

  蒙丽莎再往走廊里面走进去一点,靠近超市的墙,背贴在墙上,看也不看崔米琪的献殷勤。

  崔米琪巴巴地追了上去,脚下一急,将旁边一个饭碗踢个正着。“哐啷啷”一声响,一个银白色的饭碗在地上转了几圈,在超市灯光的照射下,泛着一阵古怪的光芒。

  原来刚才她们只顾着说话,没发现这墙角下,竟然躺着一个人。那个人身上穿着一套深黑色的衣服,衣服可能有些日子没换过,有些破,还有些味道传出来。那人因为饭碗被踢,本来是躺着的身子,一下子坐直了。他头发很长,得用双手拨开,才能看见对面的人。

  “小姑娘,这脾气得改改呀。”

  “大叔,对不起,对不起,打扰到你了。我不是有意的,真不好意思。”崔米琪一见那人的模样,心中发怵,连眼神都不敢往他身上瞄去,躲躲闪闪的,像一个做错事的三岁小孩。

  “这位大哥,不好意思,我女儿不懂事,你别见怪。”蒙丽莎抢过崔米琪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全给了那人,她连个抗议的机会都没有,双手伸了伸,又往回缩了去。

  给完东西还不算,蒙丽莎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钱,往那人饭碗里轻轻一放,低声说道:“大哥,这点小钱,你收着,再给自己买点好吃的。我们母女就不打扰你的清静了,雨一停我们就走。”

  “妈,你干什么呢?”崔米琪一看不乐意了。她妈妈对她小气得紧,对别人倒是大方,一出手就是一百块钱。“我要是你,一分钱也不给他。那袋子里的东西就值一百块呢,凭什么还要给他一百块钱?”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人家大雨天的睡大街容易吗?帮帮他又怎么了?我要是你,刚才那下可真是丢死人了。别说一百块不多,这钱能买到自尊吗?瞧你说的。”

  “妈,他一个乞丐能有什么自尊?”

  “别废话,是个人都有自尊。”

  母女俩还在为刚才的事争执着,外面的雨渐渐地越下越小了。那人美滋滋地打个袋子里的东西,拿起一瓶牛奶,还有一块面包,大口大口地吃着。他一边吃,还一边点头,嘴上啧啧不停,一副很美味的样子。饭碗里的那一百块钱已经不见踪影,地上只留那只空无一物的碗。

  蒙丽莎见雨小了,便走到电动车旁边,收起雨衣,将头盔戴上,而崔米琪却还在为她的零食愤愤不平。

  “妈妈有点意思,女儿就不太够意思了。”

  “大叔,你说什么呢?”

  “小姑娘,你有没有什么愿望,说来给我听听?搞不好,还能帮你实现呢。”

  “大叔,你别逗了,你能帮我实现什么愿望啊?就你这样,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就已经不错了。”

  “崔米琪,不想走啦?还不快点。”蒙丽莎在车上催着。

  “说说看!”

  “我啊,想让妈妈听听我心里的声音,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愿望。保重,大叔!拜拜!”

  崔米琪听到妈妈的叫声,连忙将书包背上,小跑着来到蒙丽莎的身边,接过她手里递过来的头盔一把戴上。等她回过头,发现墙角那里空空如也,刚才那位大叔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奇怪,那位大叔怎么不见了?走得还挺快的。”

  “你肚子饿,别人肚子就不饿了?”

  “也是,妈你刚才给他的钱,也够他吃上一顿好的啦。妈,没想到,你对别人那么大方,怎么没见你对我之么大方过。”

  “等你能控制好心中的欲望,不再乱花钱的时候,我可以考虑考虑。”

  蒙丽莎话一说完,手上一扭,发动车子慢慢地融入了黑夜。车子像流水一样,进入到车流当中去。

  “小姑娘,求仁得仁,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是时辰未到罢了。如你所愿,敬请期待吧。”

  崔米琪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听着像是刚才那位大叔的。怎么回事?难道是她饿过头,出现幻听了吗?她坐在车后面用力地晃了晃脑袋。

  “崔米琪,你干什么?晃什么晃,我车都开不稳了。”

  蒙丽莎一声大吼将她叫得回过神来。她看着四周迅速退在身后的街灯,也许刚才真的只是她出现幻听了吧。她坐稳身子,随着车子一路飞驰回到了家。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只不过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却让她接下来的日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彻底改变了两母女的生活。

  

  图片发自简书App

网上现场真人赌博 版权所有© www.mydivalife.com 技术支持:网上现场真人赌博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