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紫荆花开的路口-华农毕业二十年记

2019-08-09 点击:1849


  

  有一种美叫做华农

  每年春暖花开时

  满校的紫荆盛开

  瞬间华农变成了紫色、粉色的海洋

  一个个紫荆花开的路口

  一段段青春无悔的记忆

  一次次魂萦梦绕的牵绊

  这种让人迷乱的美不断的

  在我的梦中出现

  每一次都清晰得仿佛就在昨天

  那个紫荆花开的路口

  卖肠粉的阿姨还在忙着补钱

  鄱阳湖畔青涩的少年还不敢把手牵

  公告栏上写着周末影讯

  三角地卖着一元一斤的濑尿虾

  大学城的镭射厅闪烁着暧昧的黄光

  校门口浓稠的酸奶满满都是幸福

  一转眼

  我离开华农已经二十年

  1995年

  18岁的我第一次踏上了远方的路

  独立一个人来到了广州

  来到了华南农业大学

  来到了一座叫做红满堂的建筑

  与34个来自20个省的懵懂少年

  开始了一段旅途

  

  华南农业大学的校门,逼格很高吧

  在广州这个繁华的都市

  华农人位于大学生鄙视链的底端

  面对海珠老城的中大

  一墙之隔的华工

  隔路相望的华师、暨大

  白云山下的广外

  投过来的鄙夷眼光

  我们只能一遍又一遍的用各种“大”给自己撑腰

  校园面积6500亩,据说以前是1万亩

  人均占地面积一亩

  军训27公里拉练就是围着学校走了半圈

  从宿舍到教学楼要走四十分钟

  如果“大”还不够,只能搬出华农的“强”

  我们有三个中科院院士,你们有吗?

  

  捐献880万毕生积蓄的布衣院士-卢永根

  我们的校名是毛主席亲笔题写的,你们的是山寨的吧!

  

  我们的真迹校碑

  我们的老校长是中国水稻之父-丁颖!

  

  看单车的丁老头,我们敬爱的老校长

  如果都还不够,最后的杀手锏肯定就是华农的美

  你见过铺满紫荆花的道路吗?

  

  你们有波光粼粼的鄱阳湖、宁荫湖、洪泽湖、西湖和昭阳湖吗?

  

  华农的湖

  你们有栽满各种奇花异草,曲径通幽的树木园吗?

  

  你们有2号楼,5号楼吗?

  

  这就是我们的5号楼

  

  1999年7月某日的清晨

  我离开了华农

  离开了生活了四年的黑山区5栋215宿舍

  提着一个简单的行李包,带着对未来的憧憬,怀着忐忑的心上了197路公交车。

  转身跟同学们挥手告别的时候

  已是泪流满面

  四年大学生活点滴如同放电影一般

  一幕幕从心中掠过

  新生晚会在校门草坪上高歌“真心英雄”

  军训时那个娇媚的声音喊着:五连的,跟我一起唱

  5栋215宿舍通宵夜战“拖拉机”

  每个下午,在黄烟滚滚的足球场上挥洒自己

  半夜骑车到市郊的野山上坐等狮子座流星雨

  图书馆里霸座

  实验室里面通宵

  育种基地里面偷菜

  ... ...

  再见了,我的舍友

  歌王,徐赛,老毛,国臣,老Q,梅舍

  再见了,我的同学

  老吴,老二,老班长,老表,关兆,伟文,雷公,强哥,玉林、黄凡、鸟人,阿高,朱乔,丛勇,芳姐,黑福建,国权,小弟,小潘,莫黑,春祥,学云,辉哥,舒保险.. ...

  还有我们95农学两名女生:宋美芳,刘莲峰

  后面同学们又在惠州,广州聚过三次,每一次都能见证同学们的成长与成功,每一次都是醉的不省人事后匆匆而别。

  2018年的最后一天,我带着儿子又一次回到了华农。

  儿子说:爸爸,你读书的学校怎么就像一个公园一样,一点都不像是大学啊?我以后长大了,我想读北京大学,不读华农,这里看起来有点low,一点都不现代,不过酸奶确实是很好喝!

  这应该才是真正的华农吧!

  

  今年11月10日是华南农业大学建校110周年的日子,我们95农学从华农毕业也刚好二十年。同学们,约起,二十年后我们再次相聚在那个紫荆花开的路口。

  

  不见不散

  96

  猴哥的花果山

  0.2

  2019.08.06 10:23*

  字数 1157

  

  有一种美叫做华农

  每年春暖花开时

  满校的紫荆盛开

  瞬间华农变成了紫色、粉色的海洋

  一个个紫荆花开的路口

  一段段青春无悔的记忆

  一次次魂萦梦绕的牵绊

  这种让人迷乱的美不断的

  在我的梦中出现

  每一次都清晰得仿佛就在昨天

  那个紫荆花开的路口

  卖肠粉的阿姨还在忙着补钱

  鄱阳湖畔青涩的少年还不敢把手牵

  公告栏上写着周末影讯

  三角地卖着一元一斤的濑尿虾

  大学城的镭射厅闪烁着暧昧的黄光

  校门口浓稠的酸奶满满都是幸福

  一转眼

  我离开华农已经二十年

  1995年

  18岁的我第一次踏上了远方的路

  独立一个人来到了广州

  来到了华南农业大学

  来到了一座叫做红满堂的建筑

  与34个来自20个省的懵懂少年

  开始了一段旅途

  

  华南农业大学的校门,逼格很高吧

  在广州这个繁华的都市

  华农人位于大学生鄙视链的底端

  面对海珠老城的中大

  一墙之隔的华工

  隔路相望的华师、暨大

  白云山下的广外

  投过来的鄙夷眼光

  我们只能一遍又一遍的用各种“大”给自己撑腰

  校园面积6500亩,据说以前是1万亩

  人均占地面积一亩

  军训27公里拉练就是围着学校走了半圈

  从宿舍到教学楼要走四十分钟

  如果“大”还不够,只能搬出华农的“强”

  我们有三个中科院院士,你们有吗?

  

  捐献880万毕生积蓄的布衣院士-卢永根

  我们的校名是毛主席亲笔题写的,你们的是山寨的吧!

  

  我们的真迹校碑

  我们的老校长是中国水稻之父-丁颖!

  

  看单车的丁老头,我们敬爱的老校长

  如果都还不够,最后的杀手锏肯定就是华农的美

  你见过铺满紫荆花的道路吗?

  

  你们有波光粼粼的鄱阳湖、宁荫湖、洪泽湖、西湖和昭阳湖吗?

  

  华农的湖

  你们有栽满各种奇花异草,曲径通幽的树木园吗?

  

  你们有2号楼,5号楼吗?

  

  这就是我们的5号楼

  

  1999年7月某日的清晨

  我离开了华农

  离开了生活了四年的黑山区5栋215宿舍

  提着一个简单的行李包,带着对未来的憧憬,怀着忐忑的心上了197路公交车。

  转身跟同学们挥手告别的时候

  已是泪流满面

  四年大学生活点滴如同放电影一般

  一幕幕从心中掠过

  新生晚会在校门草坪上高歌“真心英雄”

  军训时那个娇媚的声音喊着:五连的,跟我一起唱

  5栋215宿舍通宵夜战“拖拉机”

  每个下午,在黄烟滚滚的足球场上挥洒自己

  半夜骑车到市郊的野山上坐等狮子座流星雨

  图书馆里霸座

  实验室里面通宵

  育种基地里面偷菜

  ... ...

  再见了,我的舍友

  歌王,徐赛,老毛,国臣,老Q,梅舍

  再见了,我的同学

  老吴,老二,老班长,老表,关兆,伟文,雷公,强哥,玉林、黄凡、鸟人,阿高,朱乔,丛勇,芳姐,黑福建,国权,小弟,小潘,莫黑,春祥,学云,辉哥,舒保险.. ...

  还有我们95农学两名女生:宋美芳,刘莲峰

  后面同学们又在惠州,广州聚过三次,每一次都能见证同学们的成长与成功,每一次都是醉的不省人事后匆匆而别。

  2018年的最后一天,我带着儿子又一次回到了华农。

  儿子说:爸爸,你读书的学校怎么就像一个公园一样,一点都不像是大学啊?我以后长大了,我想读北京大学,不读华农,这里看起来有点low,一点都不现代,不过酸奶确实是很好喝!

  这应该才是真正的华农吧!

  

  今年11月10日是华南农业大学建校110周年的日子,我们95农学从华农毕业也刚好二十年。同学们,约起,二十年后我们再次相聚在那个紫荆花开的路口。

  

  不见不散

  

  有一种美叫做华农

  每年春暖花开时

  满校的紫荆盛开

  瞬间华农变成了紫色、粉色的海洋

  一个个紫荆花开的路口

  一段段青春无悔的记忆

  一次次魂萦梦绕的牵绊

  这种让人迷乱的美不断的

  在我的梦中出现

  每一次都清晰得仿佛就在昨天

  那个紫荆花开的路口

  卖肠粉的阿姨还在忙着补钱

  鄱阳湖畔青涩的少年还不敢把手牵

  公告栏上写着周末影讯

  三角地卖着一元一斤的濑尿虾

  大学城的镭射厅闪烁着暧昧的黄光

  校门口浓稠的酸奶满满都是幸福

  一转眼

  我离开华农已经二十年

  1995年

  18岁的我第一次踏上了远方的路

  独立一个人来到了广州

  来到了华南农业大学

  来到了一座叫做红满堂的建筑

  与34个来自20个省的懵懂少年

  开始了一段旅途

  

  华南农业大学的校门,逼格很高吧

  在广州这个繁华的都市

  华农人位于大学生鄙视链的底端

  面对海珠老城的中大

  一墙之隔的华工

  隔路相望的华师、暨大

  白云山下的广外

  投过来的鄙夷眼光

  我们只能一遍又一遍的用各种“大”给自己撑腰

  校园面积6500亩,据说以前是1万亩

  人均占地面积一亩

  军训27公里拉练就是围着学校走了半圈

  从宿舍到教学楼要走四十分钟

  如果“大”还不够,只能搬出华农的“强”

  我们有三个中科院院士,你们有吗?

  

  捐献880万毕生积蓄的布衣院士-卢永根

  我们的校名是毛主席亲笔题写的,你们的是山寨的吧!

  

  我们的真迹校碑

  我们的老校长是中国水稻之父-丁颖!

  

  看单车的丁老头,我们敬爱的老校长

  如果都还不够,最后的杀手锏肯定就是华农的美

  你见过铺满紫荆花的道路吗?

  

  你们有波光粼粼的鄱阳湖、宁荫湖、洪泽湖、西湖和昭阳湖吗?

  

  华农的湖

  你们有栽满各种奇花异草,曲径通幽的树木园吗?

  

  你们有2号楼,5号楼吗?

  

  这就是我们的5号楼

  

  1999年7月某日的清晨

  我离开了华农

  离开了生活了四年的黑山区5栋215宿舍

  提着一个简单的行李包,带着对未来的憧憬,怀着忐忑的心上了197路公交车。

  转身跟同学们挥手告别的时候

  已是泪流满面

  四年大学生活点滴如同放电影一般

  一幕幕从心中掠过

  新生晚会在校门草坪上高歌“真心英雄”

  军训时那个娇媚的声音喊着:五连的,跟我一起唱

  5栋215宿舍通宵夜战“拖拉机”

  每个下午,在黄烟滚滚的足球场上挥洒自己

  半夜骑车到市郊的野山上坐等狮子座流星雨

  图书馆里霸座

  实验室里面通宵

  育种基地里面偷菜

  ... ...

  再见了,我的舍友

  歌王,徐赛,老毛,国臣,老Q,梅舍

  再见了,我的同学

  老吴,老二,老班长,老表,关兆,伟文,雷公,强哥,玉林、黄凡、鸟人,阿高,朱乔,丛勇,芳姐,黑福建,国权,小弟,小潘,莫黑,春祥,学云,辉哥,舒保险.. ...

  还有我们95农学两名女生:宋美芳,刘莲峰

  后面同学们又在惠州,广州聚过三次,每一次都能见证同学们的成长与成功,每一次都是醉的不省人事后匆匆而别。

  2018年的最后一天,我带着儿子又一次回到了华农。

  儿子说:爸爸,你读书的学校怎么就像一个公园一样,一点都不像是大学啊?我以后长大了,我想读北京大学,不读华农,这里看起来有点low,一点都不现代,不过酸奶确实是很好喝!

  这应该才是真正的华农吧!

  

  今年11月10日是华南农业大学建校110周年的日子,我们95农学从华农毕业也刚好二十年。同学们,约起,二十年后我们再次相聚在那个紫荆花开的路口。

  

  不见不散

网上现场真人赌博 版权所有© www.mydivalife.com 技术支持:网上现场真人赌博 | 网站地图